科陆电子官宣募资22亿,储能等项目有大布局,股价立马涨停!近年亏得不少……

原标题:科陆电子官宣募资22亿,储能等项目有大布局,股价立马涨停!近年亏得不少……

12月29日晚间,科陆电子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22亿元,投建储能产品扩产等项目。

受此消息影响,12月30日,科陆电子一字涨停,报收5.68元/股,总市值79.99亿元。

控股股东参与认购

根据预案,本次非公开发行数量不超过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30%,即不超过4.23亿股,募资总额不超过22亿元,发行对象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

值得一提的是,科陆电子控股股东深圳资本集团拟以现金参与发行认购,认购金额原则上不超过5.4亿元。

科陆电子此次定增募资将用于四大项目。首先是储能产品扩产项目,包含年产6GWh储能系统建设项目和年产5GW储能变流器扩产建设项目两个子项目,拟投入8.51亿元,以募集资金投入6.88亿元。

其次是新型电力系统关键产品产业升级项目,包含智能电表产品建设项目、计量检测产品建设项目、计量产品自动化检储配系统建设项目三个子项目,投资总额5.62亿元,拟使用募资金额4.05亿元。

其三是综合能源系统集成产业化项目,计划投资1.98亿元,以募集资金投入1.89亿元。最后是科陆企业技术中心升级项目,总投资3.56亿元,拟使用募资金额2.55亿元。剩余6.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科陆电子表示,此次定增有利于公司聚焦新型电力系统,巩固能源领域综合服务商定位,巩固智能电网竞争优势,提升新能源产业和综合能源服务竞争力,增强研发实力,优化公司资本结构,保障营运需求。

创始人股份频遭法拍

公开资料显示,科陆电子成立于1996年,2007年登陆深交所,坐落在深圳主营业务为智能电网、新能源及综合能源服务。

下半年以来,科陆电子股份频频被法拍。据12月10日公告,科陆电子通过中登结算公司系统查询获悉,被深圳中院成功拍卖的饶陆华持有的公司5018万股股份已于12月8日完成过户登记手续。

本次过户后,饶陆华持有公司股份2.01亿股,占总股本的14.3%,其中,2亿股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股份的99.45%,2.01亿股处于冻结状态,占其所持股份的100%。

科陆电子表示,饶陆华非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其持有公司部分股份本次被司法拍卖事宜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记者注意到,饶陆华的背景并未像科陆电子描述得一样云淡风轻。饶陆华是科陆电子的创始人,推动公司登陆资本市场,自公司创立以来到今年3月一直位居董事长,一度成为控股股东。在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饶陆华以33亿元身家位列第1224名。

实际上,饶陆华所持股份年内不止一次被拍卖。因债务纠纷,饶陆华被万向信托起诉,一审已判决饶陆华向后者支付回购价款10.89亿元,违约金2.19亿元等。

9月24日,杭州中院对饶陆华向万向信托质押的2.06亿股股票进行第一次公开司法拍卖,其中6900万股以3.8亿元被竞拍,剩余1.37亿股经两次公开拍卖后,均已流拍。

同样因债务纠纷,饶陆华还被东兴证券、中原证券起诉。7月19日-20日,饶陆华所持1837万股公司股份被公开司法拍卖,由北京天元永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竞得,价格为7217.34万元。

前控股股东身陷囹圄,科陆的高层迎来迭代。6月初,科陆电子公告,公司当日召开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对第七届董事会提前换届,选举产生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并于同日完成董事长选举及高级管理人员聘任。董事会、监事会大换血,饶陆华不再担任公司董事,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正式变更为深圳市资本集团。

亏损阴云重来

2018年及2019年,科陆电子接连亏损12.2亿元、23.76亿元。由于两年巨亏,科陆电子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科陆。彼时,科陆电子还面临三年亏损退市的危机。

与此同时,深圳国资下场纾困。2018年,深圳国资委控制下的深圳资本集团首度入股科陆电子,2019年两次增持后,成为第一大股东。2020年,保壳关键之年,科陆电子实现营收33.37亿元,同比增长4.44%,归母净利润1.85亿元,同比增长107.8%。得益于此,科陆电子摘星脱帽,撤销退市风险。

不过,细究可发现,科陆保壳保得并不扎实。尽管归母净利润成功由亏转盈,但2020年科陆电子扣非净利润却亏损3.2亿元。而这已是其自2017年连续四年扣非净利润为负,2017年至2019年分别亏损1.22亿元、12.41亿元、17.81亿元,四年来亏损总额逾34亿元。

上述情况也引来了监管层的注意,在5月13日的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科陆电子说明连续四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的原因,并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提出质疑。科陆电子后续回复称,主要因为新增项目前期投入、支付薪酬增加、处置资产及股权产生大量损失、子公司亏损、生产经营计划未达预期等。

进入2021年,科陆电子再度身陷亏损。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为22.28亿元,同比减少5.98%,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28亿元、1.81亿元,同比下滑162.55%、53.2%。对于业绩下滑,科陆表示主因系公司短期营运资金较紧张,生产经营计划未达预期。

前三季度,科陆电子资产负债比为84.64%,同比增长4.72%,达到历史同期最高点。拉长时间线来看,2014年至2020年,公司负债比一直维持在68%以上。

据半年报披露,科陆电子涉及的重大诉讼及仲裁事项超过10项,诉讼金额超13亿元,包括合同纠纷、连带清偿责任等。

除第二大股东饶陆华股份遭受冻结外,科陆电子多数十大股东的境况也不容乐观。截至三季度末,科陆电子第三大股东桂国才、第四大股东陈长宝、第六大股东孙俊、第八大股东郭伟所持股份均全部被冻结,第十大股东林训先所持股份全部被质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友情链接